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
新时代工业4.0背景下加快制造业向智能制造转型的策略研究——以粤港澳大湾区为例
时间:2019-04-22 15:43:47  来源:《广东经济》2019年3期  作者:刘飞, 孙延明,陈娟,等

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要支柱,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是新时代中国经济“创新驱动、转型升级”的主战场[1]。在当今全球工业4.0革命浪潮的推动下,面向智能制造的转型已经成为中国在全球制造业竞争新格局下,打造中国制造新优势并实现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的必选路径[2]。作为国内制造业龙头地位的粤港澳大湾区(注:先前以珠三角为代表),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快速发展,制造业规模已经跃居世界前列,已经建立起门类齐全、相对独立完整、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体系,并成为全球制造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

然而,在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与产业革命的冲击以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主要发达国家最新贸易政策的打压下,粤港澳大湾区制造业在全球工业版图中正经受着双重挑战:一是西方主要发达国家近年来纷纷推行的“高端制造业回流”“再工业化”等为主的制造业全球领先战略,尤以德国的工业4.0和美国的工业互联网为代表,加速挤兑粤港澳大湾区的中高端制造业;二是以印度、越南等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正在以更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快速承接粤港澳大湾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移,积极抢占全球制造业产业链的中低端[3]。当然,近年来国内长三角、环渤海、大西南等区域制造业的快速发展,也给粤港澳大湾区制造业在国内的龙头地位带来巨大的挑战。

在这种内外交困的严峻形势下,如何依托先前所积累雄厚的制造业规模、成熟完善的产业体系、丰厚的资本市场实力、国内领先的信息基础设施等优势,以及国家近年来赋予珠三角的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国家自贸区、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华南重要枢纽、乃至最新出台的粤港澳大湾区等种种重大政策利好,率先在全国走出一条创新驱动智能制造快速发展之路显得尤为重要,而且非常紧迫。这是在新时代工业4.0背景下抢滩世界先进制造业新高地和继续争当国内制造业排头兵的重要保障,是赢得新一轮全球制造产业链重构版图中制高点与话语权的千载难逢的契机,也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2017年对广东工作所做出的“四个坚持、三个重要支撑、两个率先”重要批示的坚实保障。

有鉴于此,本文通过对工业4.0和智能制造理论内涵与最新发展动向的解读,并结合对美的、格力、华为、广汽等多家粤港澳大湾区重点行业骨干企业智能制造转型发展的深度调研访谈,提炼出粤港澳大湾区制造业面向智能制造转型的发展现状以及存在主要瓶颈,在此基础上,提出在新时代工业4.0背景下,加快粤港澳大湾区制造业向智能制造转型发展的一整套高屋建瓴、切实可行的对策建议,也为中国其他地区制造业加快智能制造转型升级提供示范借鉴作用,并可以进一步丰富与完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转型升级、智能制造与中国制造2025等相关领域理论创新。

 

一、工业4.0的最新解读及西方发达国家智能制造最新发展动向

尽管工业4.0最初是由德国首先提出的,但现在一般认为,工业4.0代表了因现代信息通信技术革命(以移动互联、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为代表)而诱发的全球新一轮的工业革命;它不单单是一场生产方式的革命,更是从产品设计开发、生产制造到市场销售、售后服务以及需求反馈等整个价值链条和产业生态的彻底颠覆和全面升级[4]。工业4.0本质上意味着互联、数据、集成、创新、转型,是以智能制造为主导的第四次全球工业革命。

而智能制造,尽管国内外学者基于不同的研究视角有着不同的理解,但一般认为,智能制造是基于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与先进制造技术的深度融合,贯穿于设计、生产、管理、服务等生产制造活动(乃至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具有自感知、自学习、自决策、自执行、自适应等功能的先进制造过程、系统与模式的总称[5]。智能制造可以有效降低企业运营成本、缩短产品研制周期、提高生产效率、提升产品质量、降低资源能源消耗等优势,代表了影响世界各国未来经济发展格局的主流制造模式[1]

西方发达国家首先发起的这场工业革命,和中国制造业相比,尽管发展的智能制造基础不同(如德国高端制造业发达,普遍正从工业3.0向工业4.0转型[6])、发展的侧重点也有所不同(如美国依托其强大的ICT软硬件技术与全球领先的智能制造理论及应用研究,快速推进工业互联网革命),但它们毕竟代表了全球制造业的最高发展水平,其面向智能制造的发展模式也是工业4.0背景下全球制造业发展大势之所趋,这对于时下正加速推进中国制造2025的中国制造业、特别是粤港澳大湾区制造业,无不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与参考价值。

以德美日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智能制造发展的最新动态表现在:高度重视智能制造的标准化建设;不断强化基础突破和关键共性技术供给;加强机制保障并注重机制设计的精准长效;促进多元主体参与,积极营造智能制造生态系统;加强对中小企业智能制造转型的政策扶持;区域协调龙头带动,推动产业差异化均衡发展;推进智能制造所需人才培养模式的全面升级,加大广纳全球英才支撑制造发展力度;等等[7-9]。不过,也可以看出,无论是德国的工业4.0、美国的工业互联网还是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尽管各自所提出的出发点、理念与视角不同,但其内核和本质都是一样的,都希望牢牢掌控以智能制造为其本质内核的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与产业革命的战略制高点,正可谓异曲同工、殊途同归[10]

二、粤港澳大湾区制造业向智能制造转型的现状与主要瓶颈

(一)粤港澳大湾区制造业向智能制造转型的发展现状

……

(本文摘自《广东经济》杂志,全文详见《广东经济》20193期)

下一篇:返回列表
推荐
版权所有©广东经济杂志社
粤ICP备10201572号